歡迎光臨 北京風雅天子服裝有限公司 !!

收藏本站 | 在線留言 | 聯系我們

 

熱門關鍵詞:企業西服定做 工作服定做廠家 T恤衫定做 促銷服定做 圍裙定做

新聞動態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專業思考 | 不可分割合作作品維權主體之適格分析

風雅制衣今天分享一下關于法律作品維權的文章(https://mp.weixin.qq.com/s/OKO-dNVe_RCjbL5DhWnPUA)

 溫宇洋 搜狐法律觀察 今天
導語

現今,某一作品的著作權為多人共有的情形較為常見,也稱為合作作品。而合作作品又分為可分割使用以及不可分割使用兩種情形。兩者間,涉及不可分割使用合作作品的訴訟爭議相對較多。這是因為對于一些不可分割合作作品,作者之間僅為創作臨時組成,一旦創作完成即各奔東西,或者是涉及的權利人較多,各方利益協商不一致等等,常常在行使著作權時就會產生分歧。其中,較為常見的就是著作權共有人之一或部分單獨起訴的情況。目前對于前述情形中適格主體的認定,各地法院的審判標準以及司法認定流程不一致,給司法實踐造成了許多不確定性。本文通過梳理現有相關判決和規范性文件,對上述問題進行分析,并提出完善的建議。



一、合作作品的定義及構成要件


根據《著作權法》的規定,如無相反證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為作者。兩人以上合作創作的作品,著作權由合作作者共同享有。合作作品包括可以分割使用和不能分割使用兩種。前者指合作作者對各自創作的部分可以單獨使用,也可以單獨享有著作權(包括人身權和財產權)的作品。后者指合作作者雖有各自的創作,但在作品中已融為一體,區分不出作品的某個部分是哪個合作作者完成的。此類作品只存在一個合作作品的整體的著作權,其歸屬于全部合作作者所有。[1]


合作創作是創作者成為合作作者的基本要求。通常情況下,合作作品的成立通常要滿足兩個要件:一是具有合作意圖,即各方在創作作品之前或創作作品時具有共同創作完成一個作品及成為合作作者的意圖;二是具有合作事實,即各方共同參加創作,對作品作出直接的、實質性的貢獻。所謂“參加創作”是指對作品的思想觀點、表達形式付出了創造性的智力勞動,或者構思策劃,或者執筆操作,如果沒有對作品付出創造性的勞動,就不能成為合作作者。 


二、合作作品權利行使的法律淵源


(一)民法淵源

我國《民法通則》第七十八條規定“財產可以由兩個以上的公民、法人共有。共有分為按份共有和共同共有。按份共有人按照各自的份額,對共有財產分享權利,分擔義務。共同共有人對共有財產享有權利,承擔義務。”此處把共有財產關系分為共同共有和按份共有。按照民法理論,因共有財產權而引起的訴訟如果涉及的是不可分的共同共有關系,共有權人都應當成為共同行使權利承擔責任的當事人,這種訴訟即為必要共同訴訟;如果涉及的是共有人各有特定份額可以分割的按份共有,部分權利人則應單獨行使權利承擔責任,這種情形為普通共同訴訟。


對應到具體司法實踐中,可參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二條“必須共同進行訴訟的當事人沒有參加訴訟的,人民法院應當通知其參加訴訟。”同時,《民事訴訟法司法解釋》又進一步做了適用的解釋。即第七十二條規定“共有財產權受到他人侵害,部分共有權人起訴的,其他共有權人為共同訴訟人。”及第七十四條規定“人民法院追加共同訴訟的當事人時,應當通知其他當事人。應當追加的原告,已明確表示放棄實體權利的,可不予追加;既不愿意參加訴訟,又不放棄實體權利的,仍應追加為共同原告,其不參加訴訟,不影響人民法院對案件的審理和依法作出判決。”以上可以看出在共同共有的情況下,復數的共有人可以被想象為一個整體,共同共有人理論上享有同一個財產權,權利的合一性使得該類糾紛具有構成必要共同訴訟的實體內容。表現在訴訟形態上則是共有權人作為訴訟主體理應一個都不能少,如果缺少就會直接導致當事人不適格。


(二)著作權法淵源

我國現行《著作權法》第十三條第一款規定“兩個以上的人合作創作的作品,著作權由合作作者共同享有”。第二款進一步規定,“合作作品可以分割使用的,作者對各自創作的部分可以單獨享有著作權,但行使著作權時不得侵犯合作作品整體的著作權”。此為《著作權法》對合作作品著作權歸屬及可分割使用作品的著作權行使原則的規定,但《著作權法》并沒有再進一步規定不可分割使用作品的權利行使原則,只是在《著作權法實施條例》中進行了補充,即第九條規定“合作作品不可以分割使用的,其著作權由各合作作者共同享有,通過協商一致行使;不能協商一致,又無正當理由的,任何一方不得阻止他方行使除轉讓以外的其他權利,但是所得收益應當合理分配給所有合作作者。”本條款引出了不可分割使用合作作品的概念,同時也是著作權共有中的作品利用糾紛經常會援引適用的。   


三、司法裁判立場


由于就《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九條如何解釋以及適用,立法機關并沒有給出自身的立場,尤其對于協商一致的判斷和認定,各地法院裁判標準也不一致,而近些年較為常見的立場有如下三種:


(一)審查是否協商一致為非必經程序

例如,保利影業投資有限公司訴中國電信股份有限公司、中國電信股份有限公司寧德分公司及福建銳索通訊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一案[2]。在該案中,涉案影片《再說一次我愛你》的著作權歸屬于包括原告在內的三家公司共有。而提起本案維權訴訟的僅有原告一家,作為該案的第一爭議焦點,法院經審理后認為涉案影片為不可分割的合作作品,原告作為共同著作權人之一,有權自行行使涉案影片除轉讓以外的其他著作權利,包括在著作權受到侵害時尋求救濟的權利,唯其所得收益應當與其他著作權人進行合理分配。故原告單獨以自己的名義提起本案訴訟并無不當,亦有權代表全體著作權人向侵害著作權的侵權人主張因被侵權所遭受的全部損失。


(二)審查是否協商一致為必經程序

例如,北京紫禁城影業有限責任公司訴深圳市杰科電子有限公司等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案[3]。涉案作品《芬妮的微笑》片尾署名顯示該片由本案原告、奧地利SK公司及遼寧金通實業集團共同享有著作權。而在對本案原告作為著作權人之一單獨提起訴訟是否適格的問題上,法院在審理過程中向金通集團發函,要求其明確是否享有涉案作品著作權及是否參與本案訴訟,然郵寄至紫禁城公司提供的金通集團聯系地址的信函因“無此單位”被退信。經查詢企業信用信息系統,僅有“遼寧金通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且相關信息顯示該公司已于2009年被吊銷營業執照。又因SK公司系境外公司,本案當事人均未提供其聯系方式,一審法院亦無法與SK公司取得聯系。基于前述調查取證的結果,法院最終認定本案原告作為共同著作權人之一單獨起訴的行為應予準許。


(三)審查是否協商一致為非必經程序,但同時會審查其他正當理由

例如,北京三面向版權代理有限公司訴北京新浪互聯信息服務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案[4]。本案中,法院基于現有證據認定,羅建法、尹銘享有涉案文章的著作權。而針對羅建法單方將涉案文章的著作財產權授權給本案原告以及本案原告自己起訴維權的行為,法院裁判認為“本案中,沒有證據證明羅建法對三面向公司的授權對尹銘產生不合理的損害,故三面向公司經授權取得涉案作品自發表之日至合同期滿著作財產權的專有使用權,有權以自己的名義對上述期限內的侵權行為提起訴訟”,故據此駁回了被告辯稱原告沒有取得涉訴文章的單獨訴權,無權提起本案訴訟的意見。


四、不可分割的合作作品的權利


按照現行法律規定,同時結合多年的司法判例,筆者認為在認定不可分割合作作品的權利行使主體身份是否適格時應明確兩個原則,一是原則上不可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的著作權應由各合作作者協商一致行使,二是如果因主、客觀原因導致難以協商一致,部分作者可以獨自行使除轉讓以外的其他權利,但不能剝奪其他合作作者的知情權以及求償權。也即,協商程序是個前置程序,是不能被省略或者忽視的。堅持上述原則的原因有以下幾點:


(一)與我國民事關系中共同共有人行使權利的原則相統一

不可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權利人之間的關系本質上等同于共同共有關系。如果在裁判時與《民事訴訟法》以及《民事訴訟法司法解釋》中對于共同共有權利人之一行使訴訟權利的法院裁判思路相統一,那么不論是從法理依據的角度上,還是從司法裁判的統一的角度上,都是非常有必要的。目前雖然并沒有生效的法條或者司法解釋明確確認這個原則,但在部分地區的司法審判中,類似的審理規則也在逐步確立,例如,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于2018年公布的《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權案件審理指南》中,對于不可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的起訴主體作了更為明確的規定 “對于不可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如果能夠查清權利人基本情況,以全部權利人作為共同原告。明確表示放棄實體權利的權利人,可不予追加;不愿意參加訴訟,又不放棄實體權利的,將其列為共同原告,其不參加訴訟,不影響對案件的審理。如果結合在案證據難以查清權利人基本情況,可以將已查清的部分權利人作為共同原告,但在判決論理部分為未參加訴訟的權利人保留相應的權利份額。”該審理指南對于其他地區的司法審判也會具有很好的示范作用。


(二)如未經協商流程,不利于對其他合作作者合法權利的保護

必要共同訴訟制度以及《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九條規定的協商流程,其本意都是為了保障合作作者的合法利益。而法條規定的“任何一方不得阻止他方行使除轉讓以外的其他權利”不代表可以剝奪任何一位合作作者參與訴訟、知悉其著作權行使的權利。每個合作作者都有權在知曉后結合自身情況作出利益判斷以確認是否放棄權利還是行使權利。而且,合作作者都參與到訴訟中,也有利于對合作作品的權屬形態的全面性審查。況且,從目前法律條文的規定來看,既然協商是前置程序,那么部分合作作者未經協商單獨行使權利的行為也就超越了權限,照此邏輯,不論后續是部分合作作者自用權利或者是授權給他人使用權利,這樣的授權似乎類似于無權處分,這也是不利于權利的穩定的。


(三)如未經協商流程,可能會引起未參與訴訟的合作作者針對侵權賠償款分配爭議的二次訴訟,浪費司法資源

實踐中常有合作作者在行使維權權利獲得賠償金后未主動聯系其他合作作者進行賠償金的分配的情況。或者即使其他合作作者了解到合作作品的侵權賠償訴訟,在與起訴的合作作者就賠償金額無法達成一致意見時,就可能會導致合作作者之間的訴訟。從而增加雙方當事人的訴訟,也浪費了司法資源。


結語


合作作品因其涉及的權利主體較多,在權利的行使、流轉及維權過程中往往容易引發糾紛,特別是不可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既兼顧合作作者各方利益又不影響整個合作作品權利的行使尤為重要。因此,應當明確不可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的權利行使原則,統一司法審判標準。具體到訴訟階段,對于不可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如果能夠查清權利人基本情況,應以全部權利人作為共同原告。明確表示放棄實體權利的權利人,可不予追加;不愿意參加訴訟,又不放棄實體權利的,將其列為共同原告,其不參加訴訟,不影響對案件的審理。對于權利主體不甚明確的情況,比如因署名不規范導致權屬確定困難的,對于難以確定主體身份的,或者權利人基本身份情況確實難以查清的,可以將已查清的部分權利人作為共同原告,但在判決論理部分應為未參加訴訟的權利人保留相應的權利份額,如寫明“若今后其他權利人就涉案侵權行為主張涉案作品的權利,可以在本案處理后向本案原告主張其在本案中應取得的賠償份額。”



注釋

[1] 胡康生:《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釋義》,法律出版社,2002年第1版第76-77頁。

[2] 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2013)閩民終字第1271號。

[3] 上海知識產權法院(2017)滬73民終96號。

[4]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2017)京73民終555號。


 作者簡介:溫宇洋 搜狐法律中心視頻支持部


END -

上一篇:風雅制衣廠-對客戶的承諾
下一篇:沒有資料

產品分類 Class

 

聯系我們

 

北京風雅天子服裝有限公司

聯 系 人:李先生

聯系電話:010-67999350

移動電話:18911065332

公司傳真:010-61743995

QQ: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Email:38860352@qq.com

主營:工作服制作,工作服定做,西服定做

網址:http://www.cqalgc.com/

地址:北京市大興區嬴海服裝工業園13號